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新闻 >

中国没有垮掉的一代 只有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

2020-04-09 16:48新闻 人已围观

简介    中国没有“垮掉的一代” 只有“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” 中国没有“垮掉的一代” 只有一代代“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”     制图:程璨 过去二三十年里,“垮掉的一代”先后...

    中国没有“垮掉的一代” 只有“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”

  中国没有“垮掉的一代”

  只有一代代“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”

中国没有垮掉的一代 只有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

    制图:程璨

  过去二三十年里,“垮掉的一代”先后被安到中国80后、90后和00后的头上,而在过去两个多月里,从危难关头的武汉就能找出许多年轻人,证明这个称谓是多么荒诞不经。

  没有哪一代中国人,比他们更加理解全球化和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——这些人小时候,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,稍长后,他们又见证了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。他们是“地球村”的村民,在一个走向繁荣的国家长大。

  一位外国学者这样评价这代中国青年:他们不是什么“小皇帝”。“或许我们对这一代人知之甚少,才没有真正看到这一代年轻人身上与生俱来的中国精神。”

  ----------------

  事实已经证明,中国并不存在“垮掉的一代”。

  过去二三十年里,“垮掉的一代”这顶舶来的、早已背离原意的“帽子”,先后被安到中国80后、90后和00后的头上。而在过去两个多月里,从危难关头的武汉就能找出许多年轻人,证明这个称谓是多么荒诞不经。

 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那些青春面庞被口罩遮挡,而他们却完成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集体亮相。

 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,人们曾面对地震灾区的年轻志愿者,感慨“最年轻的80后也成了中坚力量”。这一次,新型冠状病毒催生了新的流行语,“轮到90后来保护大家了”。

  “穿上防护服,我就不是孩子了。”从广东到武汉支援的护士刘家怡说。她是2000年出生的“千禧宝宝”之一,在武汉的日子是她离家最久的一段时间。

  有再一再二,没有再三再四,以“垮掉的一代”为标志的刻板印象和代际歧视,可以“寿终正寝”了!

  清华大学博士生郑翔瑜指出,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中国每隔10年就有一代人被称为“垮掉的一代”,其实,中国从来就没有“垮掉的一代”,只有一代代“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”。他说,这代青年不做时代的“观众和看客”,而是用行胜于言的激情和干劲为自己代言、为时代定义。

  “国家需要的时候,我也在”

  赴武汉支援的北京协和医院医生曹玮说,2003年暴发SARS疫情时,她是一名医学生,是“被保护者”,这次她很自豪能到武汉“为人民和国家而战”。

  她强调了自己对更年轻护士们的敬意——他们中大多数人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,对SARS只有遥远的记忆,“但当病毒来袭的时候,他们都站了出来。”

  每一支被紧急派往湖北的医疗队里,都能找到“站出来”的故事——微信群里的报名“接龙”即可显示。不少年轻人不约而同强调自己的“优势”:“未婚、未育、父母健康,家里无负担”。

  “2003年,我还只是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,那时候被一群不认识的医护人员保护着;如今我成为那个医护人员,来保护其他不认识的人。”武汉协和医院护士许浩远在日记里说。

  许浩远的祖父2月去世,而她没法回家送别,只能在日记里哀悼。在火神山医院,军队派去增援的护士吴亚玲收到母亲去世的消息,只能含泪面向家乡的方向鞠躬。

  23岁的郑益欢,开车从宁波到武汉,辞了职,带着全部家当——被褥、脸盆、衣服、鞋子、方便面和水等。他是甘肃人,原本在宁波一家民营医院做护士,从网上看到武汉市武昌医院的招聘启事,投了简历。

  2月16日,郑益欢接到武昌医院的电话,问他“现在能不能赶过来”。当时这家医院处于危难时刻,院长刘智明两天后因感染新冠肺炎牺牲。

  郑益欢决定去武汉。他的辞职申请里说:“国难当头,匹夫有责。疫情当前,作为一名医护人员,更有责任去一线支援。这是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,更是一个成年人该有的社会责任和担当。”

  亲友都劝他不要去。他承认,希望在人生中留下个印记,多少年后再回忆起来,当全国人民支援武汉时,自己是其中一员,“国家需要的时候,我也在”。

  新同事对他表示了惊讶或佩服。但在武昌医院,和他类似的还有4位90后,分别来自河南、山西、山东和广东。

  他对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说,这就是现在的年轻人,任性,“想来就会想办法来,想做的就去做,不会考虑那么多”。

Tags: 脊梁  不弯曲  只有  一代  没有  青年  中国  垮掉 

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站点信息